蚂蚁帮与郭文贵诈骗团伙必将覆灭

蚂蚁帮是郭文贵与追随者们对自己的昵称,帮会自 “爆料革命”开始即告成立,主旨是拯救国内“水深火热”中的十四亿人,以2020年实现登顶喜马拉雅(在国内建立法治社会)为终极目标。建帮伊始,蚁王郭文贵猛料频出,号称吸引帮众千万人,与欧美民运圈深度合作,在世界各大洲都设有分支机构、核心人员若干,四处宣扬“爆料革命”,形势一度大好。然而近一年多来,随着郭文贵假爆料、真造谣的本质频频被揭穿,其毫无信用、翻脸不认人的无赖个性屡屡暴露,蚂蚁帮也由盛转衰。部分骨干反目成仇、易帜砸锅,大量帮众偷偷开溜、及早退帮,仅存的一些坚定分子表面上忠诚不二、实际各怀鬼胎。曾经盛极一时的蚂蚁帮已经败相尽显,走上了末路之旅。

骨干帮众反砸锅 熟知内情击软肋

郭文贵蚂蚁帮
郭文贵潜逃美国开始“爆料”后,沉寂多年的欧美民运圈以为迎来了救世主,以郭宝胜、袁红兵为代表的部分民运人士纷纷为其鞍前马后,大唱赞歌,成为挺郭中坚力量。这部分骨干的加入在蚁帮成立初期确实发挥了作用,直接带来不少粉丝。民运圈虽鱼龙混杂,存在不少以反共为幌子骗捐的小人,但大部分还是他国合法公民,讲话有信用。通过深入接触,他们就发现郭文贵实际上是一个胆大妄为、无恶不作的无赖痞子,跟着阿贵混可能真的会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于是一幕幕战友割裂,反诉法庭的戏码不断上演。郭宝胜等人更是转瞬成为了砸锅急先锋,俗话说得好“革命队伍最怕出叛徒”,这部分蚁帮的“叛徒”深知文贵的软肋与黑点。以宝胜为例,近期他放出的质询视频直接打脸文贵,揭露了其撒谎成性、睁眼说瞎话的本性。这部分骨干人士的反戈一击让蚂蚁帮的士气遭遇了沉重打击。
蚁王频出雷人语 帮主无财最致命
发展好不好,全看领路人。一个帮派的兴衰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帮主个人的魄力与才能。而蚂蚁帮帮主恰恰是个无才之人,喊出的“登顶喜马拉雅”、“拯救十四亿人”等口号恐怕连初中生都骗不了,每天 “爆料”视频槽点无数,催生了一批以砸锅为业的直播者,蚂蚁帮也被戏称为精神病患集中地。这也没关系,钱可以解决一切,毕竟大部分蚂蚁帮众入会目的都是从曾经的亿万富翁手中分到一杯羹。那如果帮主连钱都没有了呢?蚁王阿贵用他最近成立法治资金骗捐、质询承认借债度日的实际行动向世界宣告:“我确实没钱了。”当渴望发财的帮众遇上才财双无的郭文贵,蚂蚁帮的败亡之势已经难以改写。

四大护法仍坚守 各怀鬼胎拆伙快

也有人说如今的蚂蚁帮仍有包括洋蚂蚁前政客班农、新闻发言人路德、痴心美女sara及澳洲匿名人士木兰传奇四大护法苦苦支撑,坚持挺郭。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四大护法明面上出钱出力,站台捐款不亦乐乎,实则各怀鬼胎。如班农此人,参与法治基金实为捞取政治资本,冀望东山再起;路德借挺郭延续youtube直播,赚取不菲的广告费;sara及木兰传奇等希望借担任法治基金董事之机谋取个人利益。但随着近来郭文贵的名声跌落谷底,法治基金骗捐的实质暴露于众,班农已经有段时间未出现在阿贵的直播中,路德声称每月捐助1100美元观望之意明显,sara录制视频逼捐小蚂蚁,木兰更是私晒paypal账号引起议论纷纷。俗话说患难见真情,残存不多的蚂蚁帮帮众们看似铁板一块,实则各怀鬼胎,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些人也将迎来拆伙的结局。
蚂蚁帮作为郭文贵“爆料”道路上唯一后援团,陪伴郭文贵走过了两年多来的风雨岁月,见证了阿贵的财富破产、信用崩塌,最终由盛转衰,走向了毁灭的道路。失去后援团支持的郭老七已经成为孤家寡人,注定在末路上一去不复返。